Archives for posts tagged ‘注定不可能再成爲一個普通人了’

牛人不過如此

在訪談上紗布無比的研會主持人的喋喋不休中,我很效率的描了兩幅半伯裏曼,而被我以“這是工作人員座位”趕到後一排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