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Foyet’ Category

黑白的夢魘也濺不及你的臉

昨天晚上頭疼的很厲害,國慶期間作息太沒規律也只是昏昏沉沉,假期過後稍事振作,每天鬧鐘起床午覺大過午飯,所以對這 […]

以後包子就在床上吃吧

十一期間,狀態前所未有的差。身體不適到假如要去看病的話得挂三科的號。其實這都可以忍耐,但是無休止的施工噪音真的 […]

只有那個時候你站在河邊

那個時候只有你站在河邊 是那樣美 又那樣脆弱 只有那個時候你站在河邊 我還能望見 雖然越來越遠 這個天這個點聼 […]

NYNY

i want to wake up in a city that never sleeps [Audio cl […]

無語

不會畫衣服,就這樣吧。 山西真舒服,平遙在我眼裏和麗江不相上下,而且沒有那股子裝逼犯的酸味。 悲劇的是剛好趕上 […]

蹭飯

對學生來說很奢侈了……。 學生処的原話是“你們去吃食堂吧然後我們報銷” 學生會主席爆發“老師我們要吃吉野傢” […]

悲劇

小卡上學期說暑假要去埃及,我屁顛屁顛的表示求打包進行李 小卡這學期一回來就說我給你帶了紙莎草(是叫這個吧這種只 […]

人民大妓院

太像馬桶了,蛋蛋的憂傷=  = 你的紅舞鞋忘在哪裏了?

馬王堆古劍

永恒什麽的凡人還是不要奢求啦。 覆在棺木上的巨幅絹畫。 湖南省博鎮舘之物當然就是那個幾千年之後以猝死之軀重見天 […]

冒泡

待我掐指回憶下……7月13號考完最後一門悲劇的解剖,選擇題難得就能算能開挂估計都只能對一半;14號上午見了一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