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寳箱的人生

最近不知道那根筋又折了,把在家裏通關了n次的古劍重新翻出來裝在本子上,又開始孜孜不倦的連語音都不跳的玩,還不時有衝動要把隨主綫劇情發展而更新的npc的臺詞都過一遍——面對一個已知的西皮全滅的悲情結局,除了支綫局情篇章和同人本可以讓人再度擧劍四顧之外,也就只能盡量延長燈滅船停之前的相逢相聚,相散相失,到最后他們可以假裝瀟灑的相忘于江湖,而我無論多不情願也得抽身離開。雖然後者對我來說總是沒什麽難度,以至於我都想抱怨沒有脫癮的快感——沒錯,這叫賤。

少恭同學可能是我最喜歡的反派角色了,雖然後頭還是要加上之一。改了一遍又一遍的劇本最後藉由他說出:人生如暗夜行船。 你我皆是掌孤燈的船夫,長夜漫漫,自尋出路;白骨皚皚,曲徑通幽。燈會熄滅,船將停止。

在那之前,有什麽事情比開寳箱更讓我,或者說一樣讓我歡悅?

第一反應是睡覺,然後吃飯,畫畫,看各種閒書電影等——概括來説就是無所事事,混吃等死,毫無作爲。我的人生目標就是能閑著不幹事。大多數人聼到這個之後的反應是亦正亦邪的一笑,可能覺得我虛僞或是在自嘲;有些人像我一樣真誠的聼之信之,然後以溫婉的循循善誘或憤青的嚴詞厲色……總之各種方式表達出這樣一個核心思想:你真他喵的沒出息。

而我也只能報之以沒睡醒的二缺笑容,並希望自己能做個歡樂多點的青年。

稍微考慮一下,覺得開寳箱和偷菜一樣,背後似乎有一种“不勞而獲”的僥幸-小得意心理,心情愉悅可以理解。沒有辦法,人的天性就是“朝著抵抗力最小的方向”——最省力的地方走嘛,走的人多了點就成了捷徑,走通的人更多了才成了大馬路。想我這種純正的未進化出高尚情操的原始生物當然不能幸免。不過天性未必就符合這個現實,一般來説走的人多了只會把捷徑踩掉,尤其我們偉大的母親胸懷寬廣,雙手抱著的子民們比前兩天飄落的雪花排列緊密得多。絕對的是,人多了,就有比較;相對而言,路窄了,需要馴化。社會發展到現在,人群已經有了意志,體現為主流,估計初衷是讓人群利益最大化。

然後有了主流評價標準,沒個准頭,因時因地而異。

主流當然會說,等著天上掉餡餅是二逼想法,遊手好閒是不正經的不負責任的,好青年的標準是這個那個軟件硬件,而不是痲將桌上的二五八万四七索。爲什麽人們看不起乞丐,因爲他們覺得他不勞而獲;姑且不論他們不認爲行乞是一種職業,其實他們憎惡的是不勞而獲本身嗎?起碼我得承認我不爽的是爲什麽老子不咬著金手指出生。

對個人來説,犯不着被群體意志代表。生活的方式林林總總,只有沒見過和想不到,沒有不存在——自由是,你選擇其中一種並且承受其所有後果的權利。我會去做乞丐嗎?保守的說暫時沒這個計劃。那些真正不食嗟來之食不受無功之祿的人就更不會了。可我不覺得有誰能剝奪他們行乞的權利,他們作為乞丐被人以各種主流思想淩虐來憤慨去的生活方式就是他們自己選的,或許能月入幾萬,也不得不起碼是表演性質的餐風露宿一下。主流只是在照顧所有人,個人愛怎麽折騰自己就怎麽折騰,如果不和別人比哪來的好壞對錯?滿足感基本上是個主觀概念,自己和自己玩一輩子多幸福啊,又是多困難。無論如何橫竪是一盞燈一夜船,條條水路通死亡,我只能擬定這麽一個態度:尊重所有人的選擇,生命的附加價值都是外太空的浮雲,自我就是那個内在的渺小的星球。

那些看起來遊手好閒的,嬉笑或嚴肅但都不務正業的,玩世不恭的,“人不錯就是沒出息,不求上進,簡直恨鐵不成鋼”的親戚們,幾乎不能經濟獨立,沒有拿得出手的一技之長,可能有夢想——他們也不過是選擇了這樣一種依附性強的生活方式,給親人們帶來許多“額外的”負擔,沒能光宗耀祖——只要親人們不排斥,甚至都不會悲劇收場,這樣也沒什麽不好吧。哦,日本你……好。

其實本質上和自己偶爾抽風,逆大流逃個課是一樣的。別問我如果學費是我自己賺的辛苦錢,我還會不會逃課。我想過答案了:大概不會,八成可能是我根本不會爲了這貨交學費。

話說囘來,比起偷菜當然開寳箱更有趣些,因爲你不知道裏頭是什麽。非主流的誘惑之処搞不好也在于此。

2 Responses to “開寳箱的人生”

  1. 京都月下 writes:

    娃,你终于更新了。速度有点慢。。。像我这种时不时的来观察你更新的人来说,你这速度实在太慢了。
    里面很多字我都蛮喜欢的。一条条摘下来说。。

    [Reply]

  2. Ayu writes:

    喜欢最后一句。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