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花似雪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本來想用“最近狀態十分狗血……”開頭,然後忽然覺得貌似我狀態一直都很狗血……好吧上週有那麽一小段時間我靜下心來看心肌電生理什麽的時候還是很有學業飽腹感的……

總之現在是不大ok,確切的講是得了“不論作品好壞看到結局就依依不捨沉溺虛擬情節亂憂傷不能自拔”病。這顯然是某种逃避現實的兆頭,不很稀罕也不會太嚴重,但在這個終于快要迎來清閒的復習階段的時刻怎麽看都沒法讓人樂觀。而且,居然連旅遊都沒法振奮我了嗎?

然後是中華二逼鉛筆喜好會成員學生処處長查宿舍違禁電器的後續,負責我所住樓層的樓長跟我講,老師說你“桌子上兩台電腦無數配件,綫路錯綜複雜,黑名單”。関我p事啊,給你一堆外置鍵盤光驅硬盤充電器加上電源綫和數據線什麽的再給你個就這麽點大還要劈出一半放電腦再一小半放收納盒什麽的鳥屎大的桌面你能不顯得東西多嗎?住家當然不覺得,家裏滿地插座東一個西一個電器用著覺得挺稀疏連接線板都不用是吧,你在辦公室不用接線板嗎?你電話綫和網綫和各種電腦綫肯定不像我這樣都自己纏好過吧?!mlgb,樓道裝了攝像頭又不吼進宿舍的異性又拍到小偷不捉的在一個綫路連電吹風的功率都負荷不起一用就跳閘的地方防個毛綫的違禁電器起火啊,真期待像上次一樣跳出來個犀利學長T,T

101129-for-13

十五死了之後,十三一個人在雪山上孤零零的又活了20年。你想他的時候,會是什麽表情呢。

其實囘過頭來一想也沒有多麽喜歡這本小黃書(……),看到後續故事的時候被一句話杵中,愣在當場心頭大慟,結果連輕鬆愉快路綫的后文都看得好悲情啊好悲情。前兩天草草從手機里翻完的小説也是,名字都記不住,偏偏能有那麽一句話讓人繞不過去。很多年前我偶爾還抽風寫小説的時候經常爲了莫名盤桓在腦子里的某句話苦憋幾千字,勉力碼字敍事鋪陳抒情只爲了讓那一句的嵌入顯得水到渠成。後來不會再有這樣的句子。認識的人裏頭,曾經寫字而後不再寫字的也越來越多,嚴肅或是輕佻都不例外。

記下來吧,用煤氣燒馬蜂窩滾油澆涼水爆白蟻的英俊瀟灑風度翩翩的霍山佈魯斯叔叔默默都說了,好記性不如爛筆頭。

十二年前雪似楊花,而今後楊花似雪。

“只有十五,能有那么一双眼,浸了天地所有风神,一顾盼,便是自己高远苍茫的一世。十五,我很想你。

“伊隨雲想起三十年前,在雪山初見安風,那小小的美麗的人,對他道‘隨雲,你做我徒弟好不好,以後就和我在一起。’伊隨雲在安風的椅子上坐下,輕撫桌子上安風親手所制的信箋,還能隱約聞到上面舊花痕散發出來的多年以前的香氣。輕輕道:‘好。’他伏在那箋紙上,做了一件自他認識安風就想做的事,他哭了。

當你走上你預謀已久的道路上時,心臟已經不加速跳動。你可以像只土老冒兔子一樣躥出老遠,躥進小田野的邊緣,你看著那黑沼澤,看著那沼澤心上那顆嫩嫩的香香的芽苞——好想吃掉!

越來越想,想得晚上做夢也在想。

沼澤慢慢變樸了一個巨大的誘惑。

於是,兔子跳了。

冰冷的墜落,那幾乎是永恆。”

古龍的那篇傳説是別人代寫的《飛刀,又見飛刀》沒有給出決鬥的結果,我依稀記得最後是說:不管誰贏,都是悲劇,世上悲慘的事情已經太多,為什麽要再多寫這一個呢。

我覺得還是很有古龍的范兒的。

2 Responses to “楊花似雪”

  1. Ayu writes: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怎么申请到一个org..

    [Reply]

  2. ______ writes:

    Hi there mates, pleasant post and nice arguments commented here, I am truly enjoying by these.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