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娛自樂

前兩天做實騐,手持骨鑽一圈圈擰進兔子腦殼,由於中間的頂針不在環形鋸齒的圓心(下次拿器械拜托讓手氣最好的人去挑),所以費了大半天勁開了一個橢圓形的孔。然後用骨鉗貼著内側骨面伸進硬膜外間隙把其他完整的骨一塊塊卸下來。最後的結果就是兔子額頭到頭頂的位置有一個心形的開孔裏面是硬腦膜裹著大腦,隨呼吸還一起一伏的,那一瞬閒真是感覺漢尼拔附體……沒有照片因爲滿手骨頭渣。然後各種電擊什麽的。

回來之後看到網上n多人聲討據説是某個有碾壓嗜好的小團体外流出來的mm虐兔視頻。又想起團長說你們做動物實驗太殘忍,在國外會被告的blahblah,不能讓它們覺得痛。可是難道狼吃兔子的時候兔子一點也不疼,螞蟻圍攻受傷的動物它會不疼?實驗在兔子看來就是過度殺傷,虐殺也一樣。道德的核心,是保證人類作爲一個集體的利益最大化,因此你不能損人利己,不能濫殺動物因爲長遠看來生物多樣性受損會影響到人類自身的利益;但是虐殺呢?我覺得沒有任何原始層面的道德問題。爲什麽被罵“沒道德”?因爲很多人企圖從兔子的角度去想問題,企圖從同理心、各種比如善良、仁愛的美德的角度去看這個問題,可是美德和道德是一回事嗎?美德難道不是人類在規範道德的時候過度yy出來的空泛概念嗎? 用這個來攻擊過於殘忍的實驗手段也就罷了,好歹還算是精神滿足層面在攻擊低階的物質/利益追求層面。但是,審美意義上的虐殺和同情意義上的反虐殺怎麽看都像是同層面的啊,都是高級情感/精神活動好嗎?你可以說噁心、殘忍、血腥、變態,但怎麽能說沒道德沒人性呢, 這関道德人性啥事情啊,動物很少過度殺傷,只有人才會,因爲人會因此有快感,所以虐殺就不是一件沒有目的、不值得消耗體力去做的事情——人性就這麽自私,說人家沒人性是想誇獎他無私嗎?

假裝為兔子著想其實是滿足自己的道德優越感,這樣的人比踩死兔子的人更讓我覺得噁心。當然,你們有覺得噁心的權利沒錯,但你們能用“變態”這個幾乎是貶義的詞也只不過因爲虐殺是個小衆審美而非大衆,層面上是沒有高低的,沒有。

而我雖然連很討厭的貓被虐殺的視頻也看不下去,做出你們稱之爲殘忍的實驗步驟的時候還是可以毫不手軟的。與其好像很正義的吼一聲“你們想過兔子的感受嗎”?還不如老老實實承認你就和這些人同屬一個物種,努力奮斗不要被外星人儅兔子虐殺著玩。真愛虐殺,就老老實實接受自己下輩子可能投胎為某只兔子的可能吧。

111027-cage

前幾個星期陸續起火,學生處長一時激動就開始查寢室,連插綫板都不讓用,你tm自己傢不用嗎?最後我們宿舍還是因爲養小白鼠上了黑名單……話説它們實在長得太好,胖了好幾圈,原本房子上那個小的圓形窗戶它們是可以隨意出入的,但前兩天我看到它企圖跳進去的時候……卡住了,騰空蹬了半天腿才進去。汗。

.

we r all in cage, so don’t be scared.

2 Responses to “自娛自樂”

  1. 沉水 writes:

    动物实验的时候的确是完全没想过什么道德不道德的问题。人从来就是最残忍和自私的生物,而正是因为如此才得以站在食物链顶端还有着闲功夫去考量文化艺术伦理道德之类的东西。所以心安理得地自私残暴就好了。满口说着被当作食物或者实验对象的动物们多么悲惨可怜的人脑袋肯定都是被门夹过。而那些双手交握在胸口无奈叹息着它们为了人类的幸福迫不得以作出伟大牺牲搞不好还会热泪盈眶的道德家们,说脑袋被门夹过实在是太对不住那门了。
    擅自歪了一下一坨圆滚滚的小白鼠蹬腿钻洞的情形真是好萌萌啊捧脸~

    [Reply]

    Kidult Seven Reply:

    我是想不大清楚這些東西後面的溝溝回回……有時候也覺得自己很不善良很冷血什麽的,但不傷害別人就夠了吧。虐殺生命不等於不尊重生命-,-我的善惡觀非常模糊,基本是以審美/智商而非正邪/善惡決定一切的——因爲前者一定有趣,而后者未必。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