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的夢魘也濺不及你的臉

101012-bunnyblood

昨天晚上頭疼的很厲害,國慶期間作息太沒規律也只是昏昏沉沉,假期過後稍事振作,每天鬧鐘起床午覺大過午飯,所以對這麽個情況完全沒有預料。掙扎了很久才爬上床,又睡不着用手機看小説召睡意。迷迷糊糊到了一點半終于躺正,兩手攥住被子蓋到臉上,手臂收束在身體兩側。

很快就夢魘了。印象中我已經很久沒有過有情節或者場景變化的夢魘了……現在想想也未必是黑白的。當時我像以往一樣意識到自己快要進入更深的脫力狀態,一樣沒力氣動彈,一樣睏意万重。於是我發現自己又tm上帝視角了,但視野裏只有一個男孩。我知道那就是自己。被守望的自己其實還是入睡的姿勢,只是扭過90度變成了坐在桌前雙手抵在額前,好像很傷腦筋的樣子。我剛開始以爲這是個夢而不是夢魘,那個自己就開始飛速前進,好像過山車那呼嘯——有風聲或者說強烈的氣流聲——我看到的景象是好像曝光時間過長的照片,自己逐漸遠去的輪廓拖著長長的殘像——主色是黑白的,對比很強烈;眼睛裏的自己正在遠去,但是感覺上一脈相承,我又不得不忍耐夢魘發作時那種劇烈的不适和恐慌。自己在以很可怕的行進路徑飛馳,而且,左右手因爲相抵得過於用力,開始疼痛並且互相溶解。我能感受到處於上帝視角的自己和被望見的自己心裏同時產生巨大的不同于對常規的夢魘本身的心悸,我想這是臨界點了,我得醒來。

我開始努力,不再望向那個飛速扭曲的身形。我大口的喘氣。我終于睜開眼睛,看到光亮。我聽到自己粗重的喘息聲,是室友開了燈,他坐起來探身看向我。我剛要説話……

才發現自己還沒有醒來,這是個夢。我突然嚇醒了。這次是真的醒了。摸到手機,在微弱的光線裏睜不開眼睛,還是很困。3點半,綫上沒人。我粗略的記下夢境就睡了。

被那個堵塞了的針頭煩個半死之後我就滿手血了,桌子上也一片狼藉。給頸動脈插完管之後我在看管子裏一跳一跳的液面,很有生氣很好玩的樣子。同組的組員居然沒用血管夾,我又按得不夠死,繫綫的時候一小股鮮血從手指的縫隙中直射出來,我一躲,左半身衣服上全是血。愣了一下伸手去摸止血鉗,管子就滑出來,一大股血狂噴,我堪堪閃過,教授咻的一聲出現了,把一堆血管都夾住了,讓我們繼續先往後做。我就洗手出去辦公室問了下報賬事宜,再回來他們在給股動脈插管,我覺得這類步驟對我來說挺容易,於是繼續插輸尿管。因爲太細,旁邊的人想要幫忙分離下結締組織,於是抽起一把止血鉗——那把止血鉗夾在插進股動脈的管子上——又飆血了。我右手一檔,一串小血珠撲上我的右邊衣服。手心全是血,又黏又膩。

身手不錯,這都能不濺到臉。

“手術不是解剖,像你這麽溫柔的下刀,人家的皮膚都被你划碎了,要一刀見血,腹腔直接剪開不就行了”

他到最后也沒死,嘴巴毫無希望的一張一合。我一早就合上了我們的眼睛。

是這樣嗎?

那個時候你是什麽樣的心情,我不敢也不能去想。但願黑白的夢魘也濺不及你的臉,天崩同地裂都擦不著你的邊。

6 Responses to “黑白的夢魘也濺不及你的臉”

  1. dirtcity writes:

    忽然有种看血腥版实习医生格蕾的感觉……

    [Reply]

    Kidult Seven Reply:

    沒看過……

    [Reply]

  2. 沉水 writes:

    教授咻地一声出现夹上一堆止血钳――哈哈哈哈太有画面感了……「抽起一把止血钳」的这个场景也是。
    所以如果有来世,绝对不要做兔子……绝对。

    [Reply]

    Kidult Seven Reply:

    只能說我們配合得太亂,而且沒一個人對流程了然于心

    [Reply]

  3. Ayu writes:

    呼.亲爱的真强悍。

    [Reply]

    Kidult Seven Reply:

    不負我殘暴之名呀=。=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