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不過如此

在訪談上紗布無比的研會主持人的喋喋不休中,我很效率的描了兩幅半伯裏曼,而被我以“這是工作人員座位”趕到後一排的男生無比認真投入聼完一大半才低頭發現我橡皮掉後面了,可見人和人可以因爲興趣和利益而呈現得多麽的不同。我本來是想以同為pink floyd fan的立場在獻那個紗布盤子的時候去勾搭常青的,結果負責人分給我的是馮唐,然後其實分到常青的人想去送給馮唐,可見事情是多麽奇妙又微妙,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除了說點套話不知道還能咋樣,對方一直就只會說謝謝,按他那個瀕率我估計至少也說了七八句吧,最後實在尷尬的要死就隨口調侃了句,然後馮唐前輩笑出了一聲……回到宿舍還有人說你們說什麽他笑的那麽猥瑣……。

最後他禮節性的同我握手,我回到宿舍第一件事還是洗澡,然後睡覺。相比有人要了手機號還捨不得洗掉手上的簽名……我只能說牛人不過如此。有個學長說,你想想他們,覺得很牛;放到清華/北大的背景下面,就會發現其實很普通。這話還成,比較安撫,但另一個學長說的就很悲哀了:儅一個人到了清華,他就已經注定不可能再成爲一個普通人了。

其實我還是比較想和常青講話,雖然確實也講了,不過前面那個講話不會看場合的死研究生真是太討厭了。説到底爲什麽她和馮唐人氣高,是因為他們相對瀟灑,因爲他們相對展示出一種自由的,珍惜現在美好時光的享樂主義傾向。這種不那麽現實的溫柔氣質,這種不被大多數人認爲是成熟或者值得推介的“非正統思想”,吸引了那麽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亞健康僞青年。雖然我還真不知道底下有多少人能真心認同他那句認命。

不過説到底,考試之前還不是一樣翻書到爛掉;還不是耿耿於懷以至於這麽多年之後,對悲劇的課程和教授的名字都記得一清二楚。

其實最近發生的事情無比多,只是能寫出來的不多,真是尷尬。調整作息吧,不給力不行了。

4 Responses to “牛人不過如此”

  1. 京京 writes:

    呀,我超级想认识冯唐的……

    [Reply]

    Kidult Seven Reply:

    (你要他的手機號嗎…)

    [Reply]

  2. montager writes:

    黄集伟说冯唐的散文写得很棒棒,我看了觉得也不过如此。看来我还是偏爱南方系啊。。。

    [Reply]

    Kidult Seven Reply:

    我只看過他的小黃書=.=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