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腦殘再説

其實電腦回來了有一陣了。想想那個一塌糊塗的presentation rehearsal和接下來兩天焦慮萬分的順詞,然後醫學概論的論文寫得沒頭沒腦還被迫把abstract擴寫多了一倍,緊接著標本期中考試前一周手指尖每天都繚繞著福爾馬林和屍臭味……在這個我又一次神志不清,很想畫畫眼睛又痛到必須求助於睡眠的時刻,對於聽著讓人覺得不用費力喘氣了直接靠意念存活也好的裏表ラバーズ的我來説……嗯,遙遠的好像有幾個光年啊。

再糟糕的狀態都會過去,這個過程中我經常會……任性的以催化轉良為藉口干一些沒大腦的事情,比如瞬入了一只耳機之類的。當然也有積極點的,比如終于下定決心去校醫院看膝蓋。不過等到我墨墨跡跡陳述完不適,那醫生只是直接就遞過來一張轉院單連頭都不帶擡一下,枉我還做好了脫褲子的心理準備……

人生事件好似宿舍衛生得分或者分子期末考試成績啦,某种範圍内都是隨機發生的。

結果明天聼完最後一次模擬會議還要去排隊看門診T.T,帶小方格本去畫畫好了=.=

One Response to “聽到腦殘再説”

  1. PG writes:

    脱裤子~脱裤子~ 你膝盖怎么了?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