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

飢餓到一定程度,糖分什麽的常態下用於供能的物質被消耗殆盡之後,身體就開始利用脂肪。情況持續到引發酮中毒之後,身體就開始失去意識昏昏慾睡。用梅老闆的話說就是“我餓久了就只想睡覺”,就好像用睡眠中的無意識狀態逃避飢餓感一樣;

寒冷到一定程度,看什麽歷險小説多了的人都知道“不能睡,睡着了就醒不來了”,然後那人綻放出一個安詳的笑容慢慢閉上眼睛,沉入永不醒來的睡夢深淵;

炎熱到一定程度,前提是緩慢,溫柔而又殘酷的,比如溫水煮青蛙,同樣都是最后剩下意識在顫慄。

缺氧到一定程度,比如煤氣中毒,肢體已經沒有力氣——其實是燃氧才能得到的能量,去執行逃離的功能。只有意識從清醒逐漸到模糊,無聲的邁向生的另一側。

疼痛到一定程度,意識直接罷工,用暈厥對抗痛感,渾然忘卻之後的驚醒信號,也能在自己的血泊裏窒息。

大腦看上去總是那麽沒智商,意識不到接踵而至的潛在危險,但事實上所有的情況裏,機體首先保護的,首要保證的,好像都是它。元首固然重要,不過一個斷手斷腳的光頭司令又能幹什麽呢,難道是在最後的最後,給我們一陣溫暖的幻覺?

有時候我會想,抛開後天養成的邏輯理性甚至所謂直覺之後,説不定器官只是單純的覺得,用主觀磨滅客觀更省力。所有人都知道一個人沒法徒手扼殺自己,但那不是因爲所謂求生意志勒令了肱二頭肌三頭肌和所有的拇指腕長短屈收肌統統放鬆然後作出雙手環繞自己用肘彎接住淚水的重生姿態,而是因爲同樣也沒有什麽求死意志能堅定到在大腦繳械陷入昏迷至后依然指揮千軍萬馬踐踏過人生或者浮雲。大腦干的,恐怕只是放棄冷熱疼痛,放棄明暗色彩,放棄外界的一切縮回原初的混沌,有如母體的盲目安寧,有如出生前和死之後的那個世界。如果是這樣,那麽也許所有的死亡,都被無盡的虛幻的溫暖所圍繞。夢境反正不受外界時長的掌控,感知外界的器官對其來説也不過是奢侈品。在死亡的那一瞬間達到無窮的生,是不是也是可能的呢。

縂有那麽些桀驁不馴的大腦在並非生死極端的時候,就已經對外界進行了替代。大部分人再也沒法理解他們,因爲用於構建基礎的東西已經被重搆。也許並不是不能做到,而是有更省力的方法,替代。給他們一個新的標簽之後,就沒有必要再去試圖理解他們了。

就好像我仍然會想起你,想到你在深夜興致勃勃地發來的一長串短信,想到你無比鄭重地引經據典向我説明一切;我一直知道自己在扮演什麽,我也承認于你的角度來説這恐怕十分不地道。但我還是可以一邊想起你和我一同連連看時的緊張好勝,一邊找別人和我繼續這些不用動腦的直覺遊戲。

就好像我仍然期望kb快點好,但我清楚地知道這世界上牢固的事物從能摧毀望夫石的炸藥問世以來只會越來越少,我知道沒有太多人不能被替代,沒有誰沒了某一個人會過不下去,雖然確實會過的不一樣。

我好困啊。讓我在睡夢中再做個漫長的夢補足我的睡眠吧,爲了省事而欺騙自己理應是一種天賦的技能。

生有何歡。

29 Responses to “本能”

  1. PG writes:

    好梦 安

    [Reply]

  2. CristalLachesis writes:

    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厚摞無法書寫或者沒有時間書寫的傷心史呢。(對不起我文藝腔了= =)
    有時想想,時間能倒流的話,或許不一定做得比那時候更正確。或者說生活就是一個無法挽回一意孤行的程序吧。

    [Reply]

    Kidult Seven Reply: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3. Rick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4. Martin writes:

    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厚摞無法書寫或者沒有時間書寫的傷心史呢。(對不起我文藝腔了= =)
    有時想想,時間能倒流的話,或許不一定做得比那時候更正確。或者說生活就是一個無法挽回一意孤行的程序吧。

    [Reply]

  5. Patrick writes:

    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厚摞無法書寫或者沒有時間書寫的傷心史呢。(對不起我文藝腔了= =)
    有時想想,時間能倒流的話,或許不一定做得比那時候更正確。或者說生活就是一個無法挽回一意孤行的程序吧。

    [Reply]

  6. Brad writes:

    好梦 安

    [Reply]

  7. Karen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8. Brian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9. Dave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10. Anthony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11. Alan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12. Julie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13. George writes:

    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厚摞無法書寫或者沒有時間書寫的傷心史呢。(對不起我文藝腔了= =)
    有時想想,時間能倒流的話,或許不一定做得比那時候更正確。或者說生活就是一個無法挽回一意孤行的程序吧。

    [Reply]

  14. Eric writes:

    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厚摞無法書寫或者沒有時間書寫的傷心史呢。(對不起我文藝腔了= =)
    有時想想,時間能倒流的話,或許不一定做得比那時候更正確。或者說生活就是一個無法挽回一意孤行的程序吧。

    [Reply]

  15. Sam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16. Simon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17. Dennis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18. Matt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19. Simon writes:

    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厚摞無法書寫或者沒有時間書寫的傷心史呢。(對不起我文藝腔了= =)
    有時想想,時間能倒流的話,或許不一定做得比那時候更正確。或者說生活就是一個無法挽回一意孤行的程序吧。

    [Reply]

  20. Patrick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21. Sean writes:

    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厚摞無法書寫或者沒有時間書寫的傷心史呢。(對不起我文藝腔了= =)
    有時想想,時間能倒流的話,或許不一定做得比那時候更正確。或者說生活就是一個無法挽回一意孤行的程序吧。

    [Reply]

  22. Charles writes:

    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厚摞無法書寫或者沒有時間書寫的傷心史呢。(對不起我文藝腔了= =)
    有時想想,時間能倒流的話,或許不一定做得比那時候更正確。或者說生活就是一個無法挽回一意孤行的程序吧。

    [Reply]

  23. Jeff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24. Tony writes:

    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厚摞無法書寫或者沒有時間書寫的傷心史呢。(對不起我文藝腔了= =)
    有時想想,時間能倒流的話,或許不一定做得比那時候更正確。或者說生活就是一個無法挽回一意孤行的程序吧。

    [Reply]

  25. Ian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26. Joseph writes:

    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厚摞無法書寫或者沒有時間書寫的傷心史呢。(對不起我文藝腔了= =)
    有時想想,時間能倒流的話,或許不一定做得比那時候更正確。或者說生活就是一個無法挽回一意孤行的程序吧。

    [Reply]

  27. Joe writes:

    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厚摞無法書寫或者沒有時間書寫的傷心史呢。(對不起我文藝腔了= =)
    有時想想,時間能倒流的話,或許不一定做得比那時候更正確。或者說生活就是一個無法挽回一意孤行的程序吧。

    [Reply]

  28. Rob writes:

    所以我觉得最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不后悔,然后我觉得死亡越来越平易近人了啦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