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了

爲什麽這次的福爾馬林那麽兇猛……一湊近腋窩所有人都淚流滿面,上個周末加的藥劑看來品質很純正= =

“你們慢慢剖吧,我過夜生活去了”——據説在三裏屯開了個酒吧+一指禪(戳斷過臀小肌)王老師。
“實際情況和教科書上的會有一定出入……其實吧,就沒有誰的血管長的跟書上一樣”——止血鉗牛人+每次課固定一個冷笑話申老師。老師,我們的腋動脈在第三段分成了等粗的兩根T.T
“剪,往深處剪,放心大膽剪”——最年輕的李老師,在這話的指導下某個四川男把號稱人體最粗神經的坐骨神經剪斷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