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ive

學校也越來越複雜了。不在集體中就無法獨存,在人群中又很難自処,這樣的兩難境地,和美國煙草侷的尷尬局面何其相似啊。

我居然還是會恨烏及屋,真是太不成熟了。

好想畫畫。

非暴力,不合作。甘地確實偉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