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記

課表很滿,很滿的意思就是真的很滿,而且每天第一節課都是八點上,從根本上摧毀了我的睡眠時段構造。

組織胚胎學:老師十分和我胃口,語速激快,基本上分心筆記一下什麽的就能錯過話。第二節課換了個老師也是一樣,邏輯清楚,講課成竹在胸,但是兩個小時連講還不下課就太折磨人了,最後半個小時我都快神志渙散了……這課安排的實驗是有史以來最輕鬆的。

生物物理學:沒聼,老師的音調太神奇了。

醫學概論:沒聼,明明是清華畢業的扯淡的表現像個北大的。我猜有些橋段應該挺有意思,但是講故事節奏太慢。

人體解剖學:從去年的學長們強烈要求換回了老爺子就知道這課主講人不靠譜,屬於那種自己什麽都知道但不知道怎麽傳授給別人的,講個緒論講的淩亂不堪,講系統解剖了吧還是沒有任何脈絡可言,重點難道在您眼鏡片的反光上嗎?要不您別扭捏了直接給提綱吧。自從我聽説有人把教科書上所有字都背下來——這意味著骨頭上的每個小坑名字都記住了——之後,我的世界觀就越發的穩固了:我以前會羡慕兩种人,強人和有錢人;現在我只會羡慕有錢人。

入學教育:據説關係到切身問題,所以不敢逃了。領導説話總是很慢的。

英語:口語和讀寫,外教的母語應該是德語,不過英語極其好聽。課程内容太嚴肅了,大致是專業名詞詞根,以及論文寫作、正式演講什麽的,分了個組,我那個小組是這樣的:
theme: tobacco
group name: smokers(my roommate is a heavy smoker)
……

早期接觸病人:本來就什麽都不會,還分到極其脆弱的腦神泌段,據説裏面宅了很多老教授幹部什麽的,打算等什麽健康中心建好了之後轉過去……這樣的地方誰敢動手實踐啊。學長你怎麽不把我分到那個只要坐著吃水果的科室去啊!

總之一周下來,累的沒力氣發牢騷就對了。
(完)

One Response to “周記”

  1. 匿名 writes:

    ¥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