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焦慮持續中

一月二八回到南方,在接下來的兩周裏讓原本糜爛的作息時間變得更加沒日沒夜,二月十一回到老家,天氣冷得離開熱源就連玩本子都嫌手指凍,二月二十再次回到南方,和十幾万輛車一同在高速上堵得七葷八素。21號和郭郭見面,閒聊中問及幾時開學,我當時的感覺那叫一個被冰水澆透啊真的是從頭涼到腳——好像是26號上午必須到校不過我還沒買票。

於是跑去火車站,想起宿舍搬家打包過去的大箱子幾乎還沒有拆,就想要23號的,被告知,除了站票就只有軟臥了哦,那我還有的選嗎= =回家之後雞飛狗跳開始收拾,匆忙中出去逛街買吃的穿的又買多了雙鞋,看著女生穿高跟心想14cm到底是什麽概念。娘親比我還慌,從家鄉帶回來的土產多得放不進冰箱,居然還有一整袋大米(“他們放到後備箱之後我們沒人搬得下來啊只好收下了”),然後還恨不得一天之内把所有好吃的菜式都做一遍(“明早燉羊肉吃好不好”)。到了現在這個點,大黑拖箱裏面塞了自己的本子和板子,蜂蜜和咖啡壺,亂七八糟的衣服褲子,特產什麽的甚至還有一包犛牛肉(“你可以泡面的時候吃”);雙肩背包裏面鬆散的放著幾本畫冊,巧克力,護膚品,充電器;隨身擕跨的小包裏面是錢包,卡,鑰匙,眼鏡,手機;手裏還要提著一包吃的和鞋盒,光是用想的我就覺得麻煩。

不過比起明天的體力運動,更讓我煩悶的是,雖然把這些原本鋪滿整個房間地面的東西都收納到了容器裏,我還是很不安心,縂覺得有什麽缺失的,縂覺得有什麽不對頭。

我一般是不會想傢的。雖然總是很不願意回到學校,但一旦學期開始,就很少進入到思鄉的情緒狀態。

可是還是時常會沒來由的慌,一種凡事皆不在掌握之中的感覺。

郭郭和我其實是同專業,不過學制短,壓力也很大。

我只能慾言又止的說,我其實真的沒什麽野心啊。

就算有,也不是在他們以爲的方向上。

4 Responses to “返校焦慮持續中”

  1. PG writes:

    啊 没野心那我将来开刀怎么办啊

    [Reply]

  2. 小卡 writes:

    你要制霸解剖台啊。

    [Reply]

  3. HH writes:

    我很赞同你的一句:“我一般是不會想傢的。雖然總是很不願意回到學校,但一旦學期開始,就很少進入到思鄉的情緒狀態。”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