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病吧

回南方之後好像水土不服,雖然沒有悲劇到上吐下瀉的地步,不過咳到嘔心瀝血外加頭痛慾裂四肢酸軟。因爲沒力氣下床所以娘親天亮之後都懶得叫我,經常一覺睡到下午看日沉西山以爲還在破曉之前,然後一被窩咳出的眼淚和反復高熱的虛汗。每次餐后吞的葯林林總總超過了十顆,不管吃什麽都完全沒有味道,娘親特地燉的小蘑菇什麽的全被我糟踏了……心下一片淒涼。

這是……病吧,不是多喝開水多睡覺就可以預支年輕自然痊愈的吧,就算是操帝也不能拍胸膛百分之一万的肯定他不會骨質增生啊,何況身在天朝四處塞車尾氣二手煙霧繚繞就差沒張嘴接沙子。

然後連著三天出門同學聚會,剛好分別是小學、初中和高中。大家基本還是原來的頭臉,安在拉高的身材和加寬的肩膀上。對個頭毫無懸念的躥到很高、進了女僕咖啡店引來無數目光的FZ說“我還記得小時候你媽媽猛打你”,對方“……”;跟身高不見長不過搶著付賬的小東東說“你的形象頓時偉岸了好吧我再也不叫你‘嬌小’了”,對方“……”;跟昨天才在HK敗了2k+的包包今天又拖著我滿東門看20+的小帆布包的蛋蛋講“你爲什麽不順便帶包咖啡豆給我,現在我要往什麽上面灑你給的巧克力片片”,對方“……”

這是……病吧,不是每次放假回來進到一字排開的小文具店狂買各種看上去很好玩很得意的東西就可以自然痊愈的吧,我連自動鉛筆都買了半打了,可見北京三水格林華學校是個多麽偏僻的鄉下,難得門口有傢大點的店面居然還叫摩寧格勞利……你怎麽不叫摸你格老子啊!搞得我到諸如南鑼鼓巷之類的裝逼小手工藝術製品商業街都好像進城了一樣。

還有那首紅遍滿大街音像店滿小巷出口轉内銷服飾店滿網路惡搞視頻的nobody,還有那雙連賣菜大娘都覺得物美價廉物超所值十分潮爆的仿UGG,還有那個明仿和暗抄得眼花繚亂名字的意思就是運動包的lesportsac,不是用個彩虹拉鏈就是超A的啊,相比之下我還情願看滿公交車的LV了。

……這都是病吧= =.

我猛擊曾哥的獅子座之後,wmp居然死機了……你也病了嗎?!

我承認你會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