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之契約者

黑之契约者
倪湛舸

回荡在空房间里的咚咚声,来自敲打砧板的菜刀。
他喜欢生的土豆片,喜欢那种适度的坚硬,
和微微的甜。他喜欢土豆酿成的伏特加,
在冷藏室里放多久都不会结冰,握着酒瓶摇晃
能看见透明液体里近乎于晶体的细丝纠结着盘旋。
  
时间是停不下来的河流吗,或者,被随手打翻的酒?
他想在其中看到的,只是一些模糊的倒影而已。
比方说,他曾经喜欢过的、骨瘦如柴的红发女人。
她灌了太多伏特加,肚子胀得像地狱里的鬼。
他把她压在身下,知道她会吐,却没想到喷泉下面的塑像,
  
如此地美,又如此地冷。他脱下衬衣裹她,
他们躺在空房间里,透过敞开的窗眺望星空。
她变成了孩子,似乎是因为衣服太大。他看不太清。
他好想和她一起慢慢消失,回到出生前,
也回到那个死后的世界。星星的碎屑落在脸上,
  
无论走到哪里都无法逃脱。他吃生土豆,
接下来他还要吃煮熟的、撒了盐的土豆。他会发芽,
就好像她长着火红的头发,他们都是有毒的。
偏头痛意味着某只眼睛比黑更暗,只能被死死捂住,
而剩余的视野里充塞着砧板和刀,这一刻,多么地安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