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the Month of 二月, 2010

臉頰貼緊月球

答题完成后,请选择你现在正在听或者最近经常听的一首歌的名字命名这篇日志 被点到名字的要就是把所有问题回答出来并 […]

返校焦慮持續中

一月二八回到南方,在接下來的兩周裏讓原本糜爛的作息時間變得更加沒日沒夜,二月十一回到老家,天氣冷得離開熱源就連 […]

節日快樂

冷死了,頂著剛洗完還沒干透的頭髮出去拜祖,遇上一波冰雹……頓時萎了-,- 春晚必然是一如既往的紗布,不過看了一 […]

這是病吧

回南方之後好像水土不服,雖然沒有悲劇到上吐下瀉的地步,不過咳到嘔心瀝血外加頭痛慾裂四肢酸軟。因爲沒力氣下床所以 […]

黑之契約者

黑之契约者 倪湛舸 回荡在空房间里的咚咚声,来自敲打砧板的菜刀。 他喜欢生的土豆片,喜欢那种适度的坚硬, 和微 […]

man in dark

別問我爲啥上色前後變化這麽大……

畫你

畫你 張瀞宜 我在畫你偏執的夢 畫你在星光裡敞開眼睛 畫你的思念因幽微而頹圮 畫你多愁善感的格局 磨損著你罕有 […]

Chef Assassin’s Plan B

Haunted Chuck Palahniuk Chapter 14 Plan B A Poem About […]

Super Collider

radiohead – super collider, live in dublin [Audio […]

缺覺不分地點

一缺覺就發燒,燒到燙手,當然也可能是神志不清加上手背體表溫度低的錯覺;扁桃體依舊敏感得要死要活。 早上站床邊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