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velopmental biology

14號考完微生物之後,就只剩最後24號的這一門發育生物學。兩門課我都基本沒去上過,前者考前猛刷提綱,後者間隔了十天想著也是綽綽有餘……但是勢比人強,對我這種懶散隨意到今天“天氣好好啊收拾箱子吧~”明天“貓叫的好揪心通宵打川麻吧~”考試前兩天沒刷乾淨提綱還“啊,黑之契約者和絕望先生都有新番了拖下來先~”的人而言,改了又改的臨時計劃表的效能不會比打極端bt版超級馬麗的ACT苦手更樂觀。

我承認……我坦白……其實我在玩太鼓和這個,貌似翻譯成血跡迷蹤?path,小紅帽找大灰狼,大晚上聼了下原聲有點點嵾人-_,-

大圖:http://7.misland.org/files/2010/01/Robin_graves.jpg

一邊復習一邊發表普通人看得懂的感慨……

p1.Caenorhabditis elegans(nematode), worm model(可冷冻保存,细胞数量少,易于诱变)
很帥的pro.ZB說,研究遺傳多好啊,一到假期就把綫蟲往冰箱裏面一扔出去旅遊了,玩夠了回來再接著做實驗。這絕對是他衆多冷笑話中最不冷的一個……其實我想說的是我實在真的很少去上發育課,所以回憶起來想到的居然都是其他教授……教這門課的到底是誰啊?

p3.侧向抑制作用:如果一组细胞具有相同的发育方向,当其中某一个细胞开始分化为该命运时,它会分泌某种抑制物质抑制其相邻细胞向同一方向分化。
一山不容二虎,領導型的人一個就夠了……如果這就是自然和社會出於整體效率的優化選擇,那麽站在體系外來看羊群效應還真是悲哀的事情。哲學、宗教、道德,甚至科學都始終不過是人類在種族的層面上自說自話,“我知道這是個騙局,不過這是這裡唯一的遊戲。”——美國眾神。

“It is not birth, marriage, or death, but gastrulation, which is truly the most important time in your life.” Lewis Wolpert (1986)
聼了第一次課之後決定不去上了,自學的時候看課件看到這一頁,忽然後悔了決心下次課認真聽講;下次課去了之後決定以後都不去了……基本上我一週一次的掙扎貫穿了學期始末,然後就變成了:颳風就不去上;頭髮沒干透不去上;心情不好不去上;太冷了不去上……

p47.Bonellia的性别取决于幼虫的栖息地
這是一種極其變態的雄蟲寄生在雌蟲體内的動物……它的存在震撼但沒有擊潰我的世界觀。

p51.Imprinting:一个基因是否在合子中表达取决于它是来源于母方(雌配子)或父方(雄配子)。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我們的性別會導致自身的某些基因不在自己的子代中表達。未來的基因歧視顯然是不可避免的了……不過也許到那個時候人們根本不把繁殖後代儅回事,也就無所謂什麽高素質優質精子/卵細胞了吧。這個趨勢好像不是很新鮮,現在還有人把繁殖撫育後代儅人生終極意義嗎?雖然我承認這個動物性的生殖/自然選擇原動力早就潛移默化成了“好好讀書/工作、有出息、養活自己/找個好對象”(“學長,你辛辛苦苦讀了那麽多年書說到頭來不就是爲了找個好媳婦嗎”from水木)。動物很少幹什麽花裏胡哨的事情,純享樂主義者和雷鋒精神附體的體質同樣都算是理論上會被自然淘汰但從來沒絕種過的稀有現象。假如說浪費作爲資本主義的美德其實是某個宇宙級別的系統對人類啓動的凋亡機制的話,沒房沒車沒人的我無比坦誠的面對華麗麗濕淋淋的2012……三千世界鴉殺盡。
順便提一句我無比反感的話:女性因孕育生命而偉大。
偉大你妹,落我手裏絕對把你爆菊到直腸受精。
“16岁的时候我从一个肮脏的男子教会学校毕业,带着装满整个直肠的精虫,我认识了一个38岁的英俊神父。他有着暴虐的性情,同时面额具有虔诚的光辉。每次被他殴打和鸡奸之后,我体内的力比多都在产生神学意义上的质变。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充满全身,这种感觉很好,好到直到有一天,这种质变汇聚成为物质世界中的能量,以直肠气体的形式喷薄而出。于是这位神父死掉了。”——備份沒有保留title-  -!

p55.条纹肌肌原节数的增加依赖于骨的压迫力
如果局部肢體一直不運動就會肌肉萎縮;如果藥物剝奪運動能力/肌肉鬆弛劑兩个月大腦就會因爲發出信息沒人鳥而崩潰,感覺有點像雪盲症。

p56.個體衰老的显著特征是死亡概率增高
現在的人大多怕老甚於怕死吧。

食物摄取量影响寿命:处于最低营养水平的大鼠的寿命比高摄食量的大鼠长40%,可能是因为食物分解中产生的自由基对DNA和蛋白质起破坏作用。
线虫的daf-2基因:刚孵化的线虫在宽爽的空间、丰富的食物条件下存活25天,但在拥挤、缺食条件下进入不摄食、不生长的dauer larval state, 可长达60天。
中國人壽命應該很長吧……雖然代價是長得慢,不過年輕的時段也被拉長了。

the disposable soma theory:生命就是各种各样的选择。以进化论而言,生物的一个选择就是要活多久。多细胞有机物,例如人类,就是少量携带基因进入下一代的细胞(精子和卵子)与大量不携带基因的细胞(所有其他的细胞)之间的折衷妥协。为使生命延续,精子和卵子能够完成使命是非常重要的,这意味着身体其它部位要保持健康。然而,由于有机体资源有限,必须均衡身体各部分修复与生殖的需要。这一妥协结果将是在一生中以身体逐渐衰老为代价而实现生长繁殖的最大化。肌肉逐渐松弛,骨骼变得脆弱,皮肤起皱纹,神经细胞退化。最终整个躯体都崩溃。
對於單細胞如細菌來説,途徑是是不對稱分裂。説不定生命体不過是另個物質的組成,比如活化記憶的工具之類的……因爲逆自然屬性而行,所以短暫……京極堂裏面好像是這麽說的。

我不過想做個平凡的人而已。

“人家也不想變成女生的啊”

4 Responses to “developmental biology”

  1. Neve writes:

    越来越喜欢你的长句子~哈~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