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希望很久以後還能像這樣彼此調侃……至少能用記憶證明彼此存在過吧。大晚上的被勾起一些過往搞得我想擡頭望天淚流滿面-,-這表情也是學你的。

“我一般只咬烟嘴后的很短一端——书上说这样的人都有点神经质,恩”

“跟你说过我剪光头那会儿戴太阳镜穿拖鞋在路边打不着车吗”

“我面试的时候温顺的像个小受一样,恩”

Leave a Reply